不忘风

  我寻思着,要是两家互不搞事,你讨厌你

走,我喜欢我捧,也费不了什么事啊?无

事生安嘛,问题是某糊逼为什么非要无事

生非瞎几把bibi呢?小透明的时候当秀秀舔

狗呢叫一个无下限,靠的天官同人吸粉我

记得是不少,以前叫的呢是一个亲密,大

大出事见风使舵一口一个

脏翻脸狗可是快,然后自我高潮说什么渣

浪给自己塞粉好气哦?这做🐔的也太作了

叭?还想着给自己洗白呢?天亮你🐴呢?

不是你自己说的吼?不喜欢脱粉了就滚没人

理你,问题是,自己滚过来生事,自己挑

衅,啊,呢不怪我们用心怼你了叭?

極圈王:


好想看Dirty Cop & Vigilante噢噢噢,雖然這是個一看就知道沒有好下場的配對(幹

最好的結果大概也是安消失&雷被送進醫院躺三個月之類的吧,終就是走不到一起,好殘酷...我是喜歡殘酷結局的骯髒大人....(YA)

雷獅的背景太複雜了所以懶的弄(欸


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惹,我只知道明天MHW就要改版,再見再見人生再見,大家有緣再相會。

新龍都要出了,幹崊糧機掰恐暴龍勸你趕快把蛋蛋交出來




關於安迷修的部分↓


───


「嘿,孩子。」

這是男人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那是一個酷暑,男人抄著傢伙殺進人口販子的據點,主謀眼看是跑不掉了,腦子一熱,把方圓數十裡的所有物體同自己腦袋炸了個翻天覆地。


男孩被肉片跟瓦礫堆中刨出來時,那對過分明亮的眼睛和滿身的血污成為了男人一生中最難忘的光景,從此兩人過了一段稱不上安穩卻也平淡的日子。


男人教導了他許多方法,狩獵的,逃跑的,隱匿的,反擊的。他學得很快,時間亦然,隨著年歲增長,男人健壯的外殼像久曬的油漆般逐漸剝落,曝露出老態,他們找了個與世無爭的地方落了腳,大男孩甚至混去了大學,嚐了一口年少輕狂。


安迷修有過無數名字,他總是換過就忘,而他稱為師父的男人從來也只會喊他:「嘿,孩子。」


然而就在他研究所畢業式的前一天,他拖著男人藏進下水道一個拐角,男人的身體活像個破爛水袋,從軀幹至四肢無不開著一個個血窟窿,液體爭先恐後的想逃離這副禁錮它們太久了的皮囊,不斷地往四面八方奔流而去。


大男孩試著用手掌想去阻止,但老男人只是朝他邊上的水泥牆努努嘴,嗆了口血就再也沒動了,這就是被稱為師父的男人的最後。

他從牆縫裡摳出了一支手機一把槍和幾個聊勝於無的彈夾,撥通了手機裡唯一的一組號碼。


安迷修就這樣接了男人的衣缽。

剛開始確實是有些不安,但他很快地查覺到自己的天賦。第一次的時候他甚至驚訝地發現自己異常冷靜,甚至連眼皮都沒有跳一下。他開始循著師父走過的路去制裁那些無人膽敢去觸碰的罪惡,在需要使用名號的時候,他報上了「騎士」─曾經屬於那個男人的稱號。


而所有師父教導過的善惡、價值、生死中,全部都歸於了一句話。

不求原諒,他師父說。

不求原諒,他說。


安迷修對自己的道路堅信不疑,如果他走到了歪路上,那自然會有下一個師父, 下一個騎士,下一個安迷修站到他跟前,把一顆子彈射進自己兩眼之間。他理應記取男人的教訓,獨行如犀角,捨去一切俗物只為求其正道。然而可笑的是,深植在人類基因裡的群居習性終究捕獲了他。


這幾年安迷修懲奸除惡的步調慢了下來,他重回了校園,現在還找到了律師助理的工作做實習。甚至領養了一對姊弟,這兩個沒大沒小的熊孩子也不怕生,拎回家沒半天就喊著他跑東跑西,為的可能只是件沒綠豆點大的小事。


「快來呀!安迷修—!!幫我們評評理!」

疲於在半大不小的公寓裡來回折返跑讓安迷修側額發疼,卻也油然產生出一種難以言喻的心安。


───


无序妄想:

占tag致歉!!!!
请大家帮忙看看吧🙏🙏🙏🙏🙏

关于《向生而死》跨圈盗文事件的声明

LH雷安:

各位雷安、安雷的圈友,大家晚好,我是《向死而生》原作者“泽子叶”先生所在社团的负责人。


今天我们要对一起恶性盗文事件做出解释和说明,以下可能会出现些令人感到不适的内容,先此提前表示歉意,但仍旧希望大家能看看这里的内容,评说这起事件中到底谁行为过激,不能被原谅。


2018年10月20日上午,安雷tag处出现名为《向生而死》、标着人鱼安x画家雷的文章,但进入石墨链接,出现的却是人鱼雷x画家安的无标题文档,内容与10月09日泽子叶先生发布在雷安tag的《向死而生》内容完全一致。但如今她删掉了自己的文档来诋毁证据,现有证据只有p2,但在p8,她自己承认了自己是抄的,并表示这反而是原作者先生得感到荣幸的。因此证实了她确实抄了原作者先生的文章。(p1 ~3)


社团内部发现问题之后,原作者先生与《向生而死》发布者pretty先生沟通,却遭来单方面的谩骂。(p4)


之后社团负责人用公众号向pretty先生提出删文道歉的要求,但我收到的回复又一次是谩骂与对原作者先生的生命威胁。(p5~6)


我方以主页评论的方式与她进行第三次交涉,却招到删评。这过程中有不少正直圈友加入劝导可依旧无用。pretty先生变本加厉,和黑客购买原作者先生的身份和家庭地址,并且向我方公众号发出威胁。下午1点多在自己lof主页公示原作者先生住址(p7~9)


从这一步开始,事件已经不再是“盗文”性质,而是上升到侵犯个人信息保密权的地步,这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严重过失。


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10月9日9日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此司法解释规定,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自然人基因信息、病历资料、健康检查资料、犯罪记录、家庭住址、私人活动等个人隐私和其他个人信息,造成他人损害,被侵权人请求其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如若这件事要从严追究,双方都推脱不掉法律制裁。可单从“盗文”一事引申上道德层面,这里我真心想问一句值得吗?


回到正题。


通过黑客先生提供的买家信息,我们得到pretty先生购买泽子夜信息的过程,并顺势得知她本人在何处、是什么样的人。正直圈友们对pretty先生的恶意行为愤怒不已,纷纷在她主页中留言要求删文道歉,我方对原作者的支持者们在此表示真诚感谢。


而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该恶性事件却愈发不可收拾。或许是禁不住多方指摘的压力,对方开始以“逼得我抑郁症犯了,你就是杀人犯”等言论威胁我方作者,不久后甚至发po说原作者先生派人骚扰她爱人,然而我方根本没有做出此类举动。不论对方是否真实患有抑郁或被害妄想,对方不依不饶的态度都在进一步扩大事件严重性。(p10~ 12)


既然她不断诬蔑原作者先生跟踪、骚扰,泽子叶先生只能派去专业保镖保护她周全,以免造成什么意外而收到更严重的毁谤。我方承认跟她要求删文道歉的过程中留下过 失度言语,不管有无对对方造成影响,我们都得承认自己的过失。介于对方仅在言语上抨击伤害我方作者、而我方的确在三次中涉入pretty先生生活,我们也欠她一声对不起:在此我们对自己的措辞以及处理不当致歉。


最终于10月23日10点,pretty先生也拿出一份道歉声明,为盗用作者文章以及对家引战一事表示歉意,且她的定位“泽子叶坟头”表现出十足的‘真心悔过’。到了这份上还不忘侮辱原作者先生,pretty先生对泽子叶先生的这份执着着实让人费解,究竟是和这位低调谦逊的太太产生了多深的仇恨怨源才会这样处处刁难?(p13)


我方认为一人之为不能代表群体,对事对人但不对圈,可如今不得不说但她的行为确确实实损伤了安雷和凹凸的脸面,实在败坏风气。


我方之前一直跟她要求对于抄袭的事应端正态度好好道歉并且删文,但事到如今,她的过错远超于“盗文”那样简单。我们必须要求她为人肉原作者并且公示原作者家庭住址与身份、生命威胁一事拿出真诚的歉意。


证据图在评论中的石墨链接,以示上述内容的真伪。


  @pretty 先生,这是我方的正式声明,希望您看完后拿出大家都期盼的和平解决方法,您如此聪慧,肯定明白大家要的是什么。


谢谢大家。